霜落 挽寒歌

这里芷絮,只产出叶蓝

ky请自重,所有作品不接受站内外转载。

接受联文活动,私信联系。

目前退圈养老

【黑遍全联盟】当男神变成???

❀ooc

❀粉似黑

❀可能有化学反应??

❀小姐姐来一瓶风油精上天吗?

❀有cp

此篇为联文 @戴妍琦-V 第一次和人联文,写的超棒,给大佬打电话!

叶蓝喻黄双花是我写的,后面的方王周江是戴妍琦大佬的,看文愉快【比心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设定

风油精叶,红花油蓝

蛇草水喻,雪碧黄

藿香正气液孙,白醋乐

柠檬汁方,苦瓜汁王

芥末周,啤酒江



叶蓝

在一个黑暗的小柜子里,放着一瓶风油精和红花油。风油精看着旁边的红花油,凑了过去,但是红花油却并不是很想让风油精靠近,因为风油精有股刺鼻的味道。

“小蓝啊,你别跑啊。”叶·风油精·修看着蓝河的动作笑了笑。

“离我远点,你的味道好难闻。”蓝·红花油·河一脸嫌弃

“你味道不也不好闻吗,所以就别互相嫌弃了。”叶·风油精·修说着不要脸的凑了过去,蓝河想跑也跑不了。

“别离我太近..太凉了。”蓝河推了推叶修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。因为叶修的靠近,蓝河不禁脸红,但是本来就是红色的脸红了也看不出来。

结果等柜子再被这家主人打开的时候,惊奇的发现,柜子里的风油精和红花油不见了,只有一瓶棕黑色的液体,打开一闻,味道特别奇怪,有风油精的味道,也有红花油的味道。

“唉我的红花油和风油精呢。”主人觉得有些奇怪,柜子里放着的本该是红花油和风油精才对,现在竟然变成了一瓶棕黑色的液体。


【我就不知道一瓶风油精和红花油能干嘛了,去搜了下,发现都可以治疗痔疮?什么鬼哈哈哈哈两个加在一起疗效会更好吧?小姐姐来一瓶风油精加红花油吗?】



喻黄

有一天不知道谁买了一瓶蛇草水和雪碧,还把两瓶饮料放在了一起。

“哇你是蛇草水吗?传说中最难喝的十大饮料之一,今天竟然见到活的了,我说那个把你买回来的人是有多想不开啊。”雪碧黄看着一边的蛇草水喻就忍不住说了一大堆,但是蛇草水好像没有太在意雪碧黄说了什么。

“你好像不太喜欢说话,你和我一样都是白色的为什么会说你难喝啊?真的搞不懂现在的人,你说两句话吧我好无聊。”

蛇草水喻只是对着雪碧黄笑笑,雪碧黄就自己凑近蛇草水喻,蛇草水喻也没抗拒雪碧黄的靠近。雪碧黄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蛇草水喻,蛇草水喻任由了雪碧黄的动作,什么也没说。

“好玩吗。”蛇草水喻终于开口了。

“你别说还真挺好玩的哈哈哈哈哈哈,我真的很好奇你的味道是难喝到了什么程度,还有啊你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。”雪碧黄刚才听到蛇草水喻说话了,发现他的声音竟然意外的好听。

就在这时,两瓶饮料不知道被谁拿了起来,被一起倒进了一个杯子里,两人成功的在杯子里融合了。

“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说你难喝了,离我远点,妈妈我要回家!折磨啊.不如把我直接倒掉来得痛快。”雪碧黄现在有些后悔了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蛇草水喻表示,雪碧黄的味道还挺不错的.除了甜了点,其他都还好。

过了一会有人拿起了装着蛇草水和雪碧的杯子喝了一口,结果一下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跑到了厕所里去,还大喊“卧槽什么玩意,谁在水里放了屎,屎里有毒!”


【蛇草水加雪碧是什么味道呢?值得思索。讲真我喝过蛇草水但是没试过加雪碧。】


双花

厨房里,一瓶藿香正气液紧挨着一瓶白醋。

“为什么厨房里会有这种东西,这味道也太难闻了。”白醋乐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藿香正气液,不知道是哪来的这个东西,比其他任何的东西都难闻,哪怕胡椒粉那些东西都比自己旁边的东西好闻。

但是藿香正气液孙还是面不改色,根本没去看白醋乐。

“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是个傻子。”白醋乐说完还摇了摇头

“你说谁傻子呢。”藿香正气液孙忍不住说了一句

“还以为你不会说话,我说你怎么会在厨房?你不是药品吗。”

“醒来就在这了。”藿香正气液孙还是之前那个表情,白醋乐倒也不再嫌弃藿香正气液孙的味道,虽然一开始的味道的确不是很好闻,但是闻久了也习惯了。

“你的味道一定很苦,那么冲鼻的味道,怪不得那些人都不喜欢吃药。”白醋乐一个人自言自语道

“良药苦口,而且苦不苦也还轮不到你来说。”藿香正气液孙道

结果白醋乐和藿香正气液孙被一个人拿起来,倒在了一起,在一个碗里放着。

“怎么那么苦那么难闻...”白醋乐现在是欲哭无泪,他想知道是那个智障把白醋和藿香正气液倒在一起,是想谋财害命吗。

“习惯就好。”藿香正气液孙觉得白醋乐倒是没有想象中有那么刺鼻的酸味,也没有其他醋那么酸,自己倒是挺喜欢的。

后来有人用白醋和藿香正气液调的东西来炒菜,在拿起来的时候没有闻,以为就是老醋,等炒完菜尝了一口发现,为什么这个醋一股藿香正气液的味道??


【这两个东西加一起,味道应该不言而喻..想想都可怕,反正我是受不了藿香正气液那个味道。】


 方王

方·酸·士·柠檬·谦今天正趁着主人不在家上窜下跳,而王·苦·杰·瓜·希默默地盯着他,打算立马去打妖妖灵报警……

于是柠檬方继续放飞自我,苦瓜王暗自YY报警的言辞:

“喂,妖妖灵吗。我们家有个杯柠檬汁成精了,啊?我?哦我是他们家苦瓜汁。”

……

王杰希觉得自己的思想很危险。

方·酸·士·柠檬·谦这时蹦了过来抱住了王·苦·杰·瓜·希:“杰希,今天不要赶我出去了好嘛……”

“滚,你酸死了。朕只爱江山与美人”王·苦·杰·瓜·希一瓶的桀骜不羁。

“……杰希,你觉得我没有你房间的钥匙吗”

“……!”王杰希猛地抬头,俩玻璃瓶撞的“啪啦啪啦”响。

“好吧,我的确没有。”方士谦笑看王杰希,瘫了瘫【并没有的】手

“……滚”王杰希简直想把他踹出地球,虽然他并没有脚

“好啦不闹了。”方士谦慢慢贴近王杰希

“……下手轻点”王杰希的玻璃瓶上泛起一抹妖艳的红。

……

“啪啦啪啦”

“啪啦啪啦”

“啪啦啪啦”

主人回家后发现家里透着一股又苦又酸的味道,然后主人立马出去呕了……


【所以说这是什么样的味啊!!!】


周江

“呜……江”这天周泽楷又抱着江波涛睡觉了。

江波涛很无奈,睡觉就好好睡,怎么还说梦话了

周泽楷的味道很呛酒,之前一起睡觉的时候很多次江波涛都是用自己麻痹自己的。

啊,真是闻者落泪听者心疼。

江波涛想着叹了口气,拍了拍周泽楷,眼睛撇到周泽楷罐子上面的呆毛……

江波涛愣了几秒,突然玩心大起把那跟呆毛绑成了蝴蝶结的形状。

而正在江波涛欣赏自己的杰作时,周泽楷的头抬了起来:“……江”

江波涛讪笑:“啊小周啊……你头上什么都没有,真的”

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呆毛,愣住了

江波涛蹦蹦哒哒向后退:“小周别激动……”

周泽楷看着江波涛,觉得这个啤酒还是很可爱的呢……他慢慢靠近他,把他抵在了墙上,然后一个甩手扔回床上

“小周?……”江波涛脸红的像个柿子 努力登了登脚

“喜欢江……”周泽楷的气息越来越沉重

……

第二天主人惊奇的发现家里珍藏的97年干啤不见了,取而代之家里的芥末怎么感觉更辣了??!




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系列的后续。

评论 ( 36 )
热度 ( 476 )

© 霜落 挽寒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